您的位置:极速体育 > 渔民生活 > 爱丁堡塑造,海水淡化行业长势不减

爱丁堡塑造,海水淡化行业长势不减

发布时间:2019-09-20 19:45编辑:渔民生活浏览(184)

    “截至2015年底,全国已建成海水淡化工程121个,产水规模100.9万吨/日,仅2015年,全国新增海水淡化工程产水规模6.66万吨/日。”记者在日前举行的2016青岛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高峰论坛上了解到,目前我国已建成的海水淡化工程总体规模稳步增长。论坛期间,记者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高从堦和国家海洋局天津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研究所总工程师阮国岭,他们就海水淡化现状和存在问题以及未来发展方向进行了深入分析,并指出当前我国海水淡化产业挑战和机遇并存,需多方联动,努力做大做强。

    中国环保在线 地方新闻】天津临港经济区的国家海洋局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示范基地正在水利推进。天津一直以来走在海水淡化产业前列,目前天津海水淡化的日产能达到31万吨,占全国的30%左右。海水淡化有望集聚千亿产业群 天津打造“蓝色经济”名片 据悉,位于天津临港经济区的国家海洋局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设进展顺利,目前基地浓海水综合利用创新服务平台、塔芯构件中试实验室等钢结构已施工完成,一期工程预计于2018年10月建成投用。 据该项目承担单位国家海洋局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研究所副所长阮国岭介绍,该基地占地面积25万平方米,总投资近20亿元,是全国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创新及产业化基地,集科研开发、检测评价、孵化转化、勘察设计、交流培训、信息集成六大功能于一体。同时,基地建成后,有望通过吸引海水淡化及相关产业,集聚形成产值千亿的产业链群,成为国际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产业高地,打造天津蓝色经济的一张名片。 南水北调VS海水淡化 作为解决水资源不足的一种途径,海水淡化常常与南水北调相提并论。阮国岭表示,南水北调是对存量水资源的调剂,而海水淡化则是水资源开源增量的有效途径。同时,海水淡化具有供水稳定,水质好,产水不受时空气候影响等特性,在缺水和发生严重水污染事件时,可以保障沿海居民饮用水和工业用水等稳定供应。 从成本核算角度来看,目前我国并没有公开数据明确南水北调的成本,而海水淡化的成本核算则简单得多,大概在5-6元/吨左右。另外,相比于海水淡化,南水北调所带来的民生和生态环境影响,其深远的间接成本无法估算。 鉴于国内的水资源极度匮乏的现状,仅仅靠南水北调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所以海水淡化仍然被中央政府视为一项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战略性产业。从全球来看,根据国际脱盐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全球淡化工程规模8655万吨每天,约160个国家和地区都在应用淡化技术。目前国内已建成海水淡化工程规模突破118万吨/天,天津、浙江、河北、山东等9个沿海省市都有海水淡化工程分布。 作为极度缺水的城市,天津一直以来走在海水淡化产业前列,天津有我国大反渗透海水淡化工程、大低温多效海水淡化工程,目前天津海水淡化的日产能达到31万吨,占全国的30%左右。 市场VS民生 2012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海水淡化产业的意见》,将发展海水淡化产业上升为我国国策。文件提出了具体的发展目标,即到2015年,我国海水淡化能力达到220万-260万立方米/日,对海岛新增供水量的贡献率达到50%以上,对沿海缺水地区新增工业供水量的贡献率达到15%以上;海水淡化原材料、装备制造自主创新率达到70%以上等等…… 然而,刚刚发布的《2016年全国海水利用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已建成海水淡化工程131个,产水规模118.81万吨/日,这距离当初设定的产能目标只实现了一半,另外,在原材料和装备制造的自主水平来看,我国现有万吨级工程一半以上由国外公司设计建造,能量回收装置、高压泵等关键核心部件绝大多数依靠进口。 核心技术仍然有一定差距,产业集聚度不够,成果转化水平有待提升……海水淡化产业为何喊得响,而实际市场规模增长缓慢?说到底还是水价体制的问题。水资源作为一种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战略性资源,其定价往往不能充分反映市场的供求关系,这一方面照顾到民生的需要,但是另一方面往往也会伤害到市场的热情。 以天津为例,天津的居民生活用水实施阶梯电价,低是4.9元/吨,然后依次向上是6.2元/吨、8元/吨,工业行政事业和经营服务用水是7.9元/吨,特种用水是22.3元/吨。从全国范围来看,天津的居民生活用水定价还是算比较高的,比较能够反映市场的供求关系,一些城市则只有两三元/吨。考虑到海水淡化的成本至少在5—6元/吨,所以,将海水淡化用于居民生活显然不划算。因此,这也是为何国内海水淡化的主要应用是工业。对于工业用水来说,由于海水淡化还没有被纳入水资源配置体系和水资源利用规划,因此相对于隶属于市政公用产业的自来水公司,海水淡化企业还处于弱势地位。 阮国岭建议,在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水资源的供给侧也需要一番深刻的改革,厘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在这方面可以借鉴以色列的经验,在保证对水资源控制权的前提下,使水价机制充分反映市场供求关系,保护市场积极性,而在需求端则通过收入再分配调节,保护低收入弱势群体的用水权益。 事实上,以色列作为一个极度缺水的沙漠国家,能够成为一个农业强国,海水淡化功不可没。以色列的阿诗克隆海水淡化厂,是目前全球运转成本低的海水淡化厂之一,每立方米的水成本仅有0.53美元。 除了成熟的技术外,以色列还通过电水联产、管网先行等措施来降低海水淡化成本。比如,考虑到用电成本占海水淡化成本的三分之一,以色列政府在招标时鼓励海水淡化厂建立专门的发电厂,实现电水联产,并协定多余电量可卖给国家电力公司;投入超过5亿美元,将海水淡化厂与国家供水系统连接起来,并根据接入的海水淡化水量多少调节从加利利湖及地下水源的抽水量,借此减少工厂蓄水压力,保证海水淡化工厂全额产能连续生产,从而有效地降低产水成本。 原标题:海水淡化 还需市场“催化”

    方兴未艾 世界海水淡化产业增势不减

    阮国岭介绍了海水淡化的国际现状。他告诉记者,就规模总量来看,截至2015年底,全球淡化合同规模已经达到9200万吨/日,可运行规模已经达到8700万吨/日。在全球范围内,淡化规模呈波动式发展,与世界总体经济形势有关,2014年和2015年年度增量处于中等水平。就所用技术分布来看,2006年~2015年,膜法脱盐技术占年度增量的主要部分,热法淡化技术中低温多效技术更受欢迎。就淡化水用户分布而言,全球淡化市场每年增加的工程中,市政用户占比总体高于工业用户。

    回过头来再看我国,海水淡化工程主要分布在沿海9个省市,其中北方以工业用海水淡化工程为主,主要集中在天津、河北、山东等地。南方地区以民用海岛海水淡化工程居多,主要分布在浙江、福建、海南等地。在海水淡化技术应用方面,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应用反渗透技术的工程为106个,产水规模约65万吨/日,占全国总产水规模的64.9%。应用低温多效技术的工程13个,产水规模34.8万吨/日,占全国总产水规模的34.5%。

    正视差距 产业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随着全球经济社会的发展,我们已经无法离开海水淡化技术。”阮国岭向记者表示,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水资源标准,到2030年全球半数人口将在缺水的环境中生活。我国总体水形势也不容乐观,洪水泛滥、干旱缺水以及水污染同时并存,水利用难度加大。水利部发布的《全国水资源综合规划》显示,到2030年,沿海地区年缺水量仍将达到214亿立方米。从更广的视野来看,全球气候变化将在质和量两个方面加剧供水危机。“淡化技术可以变苦涩为甘甜,是水处理王冠上的明珠,海水淡化产业是应对气候变化的水资源保证,因此海水淡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绕不过去的坎儿。”阮国岭说。

    “当前我国海水淡化产业却身处窘境,那么到底窘在哪儿呢?”阮国岭指出,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一是淡化的容量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严重不符,作为水资源缺乏的用水大国,我国海水淡化发展规模与国外相比有较大差距,截至2015年年底,仅为世界规模的1%左右。

    二是“电贵水贱”制约了淡化技术的应用。据阮国岭介绍,国外海水淡化用电成本极低,以色列海水淡化用电费用只有0.3元/千瓦时,而中国海水淡化用电为工业用电,电费约为0.7元/千瓦时~1元/千瓦时。从成本结构来看,能源成本占到每吨水成本的四五成,国内海水淡化每吨水平均成本为5元~8元,明显高于国外先进项目的3元~4元。而我国自来水水价普遍在每吨5元左右,严重低于国外水价。以天津为例,居民自来水用水价是4元/吨,工业为7元/吨,低于海水淡化的8元/吨,因此市场对淡化水的需求意愿并不强烈。

    三是目前海水淡化市场启动,除受制于诸多外部因素影响外,其本身还存在一个关键性瓶颈,即产业本身市场容量有限。阮国岭告诉记者,每两吨海水除淡化出1吨纯水外,还同时副产1吨浓盐水。浓盐水被限制排放,只能免费提供给附近的盐场用来晒盐。目前,我国每年固定的食盐市场需求为6000万吨,而一个200万吨的海水淡化项目就能产出1亿吨的盐,比整个食盐市场的需求还多出许多,这么大的产量如何才能消耗?从这方面来讲,在浓盐水找到完善的市场出路之前,将成为海水淡化的产业瓶颈之一。

    此外,阮国岭表示,我国海水淡化产业与世界先进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面临诸多挑战,必须正视。一方面就产业政策而言,水价形成机制尚未做出符合市场规律的调整,海水淡化工程相关投资、税收政策也未落地;就市场规范而言,海水淡化标准体系需要贴近需求进一步完善,海水淡化产品质量监管和认证体系尚需完善。另一方面,就工程能力而言,超大型海水淡化工程能力有待提升,产业配套服务能力需要尽快协同跟进;就装备制造而言,国产装备需要深度整合以满足市场期望,国产设备性能需要进一步提高。

    多方联动 做大做强我国海水淡化产业

    阮国岭指出,针对上述问题和挑战,要做大做强海水淡化产业需从多方面着力。首先,做强海水淡化产业需要社会各界的联动;其次,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是当务之急;第三,做大海水淡化产业需要行业的自觉和自律;第四,还要注意平台建设,加强孵化和集聚效应。

    “海水淡化的本质是以能源换水源,然而海水淡化产业是能耗密集型产业,利用传统能源淡化海水出现了资源短缺、环境污染等问题。近年来,风电、太阳能、海洋能等新能源因其可再生性、无污染等特点,受到世界各国研究机构的重视,新能源海水淡化也逐渐走进了人们的生活,特别是多能互补的海水淡化技术,可以解决依靠单一资源所造成的能源供给不足的问题,提高系统的稳定性和经济性。”阮国岭表示,低碳化是海水淡化未来发展趋势,必须大力发展新能源海水淡化工程。

    此外,还要大力发展海岛海水淡化,建设可靠性高且能与可再生能源结合并可进行远程服务的海岛海水淡化工程设施;开展大型海水淡化工程示范,创建以海水淡化为核心的企业高效供水、用水系统典范,延伸海水淡化产业链条,拓展形成海水资源综合利用;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为此要积极参与海水淡化相关国际组织建设,大力开展援外培训等。

    谈及如何做大做强我国海水淡化产业,长期从事海水淡化技术研究的高从堦院士有着自己的思考。他认为,应该加强基础研究,要大力支持相关基金和基础研究项目;加强工程示范,建立示范平台,验证技术,加强成果转化;加快产业融合,加大协同创新步伐,创新商业模式,促进产业融合,完善产业链条;注重辐射推广,关注海水与废水两个市场,强化淡化技术在增水和治污上的辐射和推广,提高用水安全。

    此外,高从堦特别强调要形成海水淡化产业支撑体系,为此要加大对海水淡化的支撑力度;各级财政要对原创技术的海水淡化材料、设备生产项目给予资金支持;鼓励国内项目使用国产材料、设备,鼓励企业出口海水淡化材料、设备,承建国外项目;鼓励海水淡化产水进入市政管网,并给予必要补贴;在满足环保要求的前提下,对海水淡化工程的建设给予支持,鼓励浓海水综合利用。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渔民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爱丁堡塑造,海水淡化行业长势不减

    关键词: